逃生结局深度解析(买了却不敢玩?来看看《逃生2》全游戏剧情和结局解析)

讯号塔和白光之谜

Blake在前往矿区的路程中远眺山上所看到的大型现代建筑和电塔,很明显是属于Murkoff的设施,在湖边旅人野营地点可找到一个关于讯号塔的旅行者笔记。

内容大致如下:

2015年9月17号

正处于讯号塔和实验体大约中间的位置,而讯号塔发射的讯号仍非常强劲,可保证的是电磁风暴所带来的损害对继电器来说是极小的。湖上是该死的平静,我认为微波是用来阻挡防止鸟类,但我察觉有些猫头鹰不是在彼此自相残杀就是在疯狂交配。

隔天我往前徒步一英里更靠近实验地点些以得到更多数据,在最后四分之一英里处发现难以理解的异常现象,我离讯号塔越远,越靠近实验地点反而讯号越强,可能是微波视差的影响。

但这里有个更令人兴奋的可能性,这或许是Ewen Cameron博士在他的无线遥测实验室提到的神秘“回馈循环”。有些因自我认知因素而受苦和对自己产生巨大创伤的人(负罪感、自责、罪恶感等), 以上这些相信者会被驱使成为讯号投射器(例如Knoth)。

新以西结教派的领袖Sullivan Knoth因背景因素在微波讯号白光的影响下,他的信念被强化,不仅成为讯号投射器,还进而发展出整套邪教理论,孕妇腹中胎儿是异端、反基督,必须在被生下前杀死,以及血祭和各种不堪入目的教义,虽然截取了非常多圣经元素和根据,但现实中被先知Knoth影响的新以西结教派信徒,在白光讯号和长期被洗脑扭曲下所行之事反倒更无限趋近撒旦教。

而村庄中因Knoth这讯号投射器的影响,他的言语、思想透过安插在玉米田中的多处广播发射给当地村民信徒,因此虽然离讯号塔比较远,测到的讯号反而越强。

当Val还在Knoth那当首席执事时,在一月曾写下“那些梦代表什么意思?”,表示从那时起他开始受影响出现奇怪不解的梦。

而到了3月9号,他写下“Knoth说我们的罪会在梦中找上我们,但我的梦却全是谋杀我自己的小孩…….其他人也有做类似这样的梦”,Val在之前写过他不可能有小孩(男体,但自我认知是女性),因此这些梦不可能是他自己的,而其他信徒也有相同的困扰,和Knoth的背景以及讯号塔的笔记内容做整合,Val和这些人都是因Knoth投射出微波而受到影响。

而“未出生者”Ethan Lee没有被微波影响举止正常为人友善,或许跟他这人没做过什么坏事或会让自己产生罪恶感的事有关吧,他给人的感觉反倒像是真正有信仰的天主教徒,在Blake困苦之际唯一伸出援手的好人。

此外,猫头鹰在微波影响下的怪异行为正好和村民、难民Scalled、以Val为首的异教徒的暴力滥杀和滥交行为不谋而合,也因此整个地区到处可见各式各样的尸体以及因滥交造成的梅毒淋病肆虐,且因长期受到微波影响、血祭信仰和扭曲思想的薰陶,他们的习惯和想法也早已异于常人,这点大概也可以解释为何尸体被剥皮残忍对待、弃置四处无人收拾,甚至还高挂起或绑起当象征的诡异现象。

白光发射出讯号影响整个地区的实验体,鸟类大量死亡、湖中的鱼因白光大量翻肚死在湖面,种种异常现象刚好成了邪教天启说、弥赛亚将临的养分,而一开始造成Blake一行人直升机失事的白光事后想起可能不只是单纯的白光讯号,或许还包含了EMP电磁脉冲,电磁脉冲武器造成的电磁场,以及短时间内电流大幅震荡可瘫痪损坏范围内的所有电子设备,有可能直升机就是因此而失事坠毁,Murkoff之所以选在荒山野岭远离文明的地方就是因范围较为可控,而为了保持实验机密不被外来者打扰或泄漏,不时以电磁脉冲扫荡领空,Blake等人因而发生意外。

当直升机还在空中时,Blake做了一个梦,他听到Jessica的声音,为何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梦到拼命想遗忘的Jessica?有可能就是越来越接近讯号塔发射地点,虽然还没进入所谓类似一代中进入morphogenic engine所造成的清醒梦现象,但讯号的影响已开始出现了。

一开始Blake进入村庄遭到村民追杀,突然眼前一道闪耀的白光让紧追不放的村民全部瘫软或跪倒在地陷入疯狂,有的口中喃喃自语或发出不知名的哀号,这是Blake进村庄第一次曝露在讯号微波下,之后随着次数变多,Blake开始三不五时回到儿时的天主教学校,被迫重温当时的恐惧、负罪感和罪恶感,Jessica的死是他人生中最懊悔与最深的创痛,而在微波的影响下,他开始在现实场景和当时残留在回忆深处对幼小的他有如恶梦般的学校场景中穿梭,有趣的是进入清醒梦时,现实中的Blake会在无意识中行动(但可能保有基本躲藏反射能力?),导致每次清醒过来都和之前陷入清醒梦时的位置不同。

一开始时间间隔较长,但到了中后期,特别是最后在矿区的部分,Blake陷入清醒梦中的次数变的相当频繁,而在现实里,他甚至会喃喃自语:“我可以救她,Jessica,……她的名字是Lynn”,Jessica在现实中早已死去很久,很明显他已开始混淆必须前往拯救的对象是Jessica还是Lynn,他最后提醒自己目前是在现实中。在一连串几乎没有喘息机会的被追杀过程,以及不断在梦境脑海中的学校逃离多手生物致命追捕下,饥饿脱水体力大量流失的Blake已半陷入疯狂,因此在矿坑下他眼前所见有可能并非百分之百真实。

最后体力透支的Blake闯入异教徒的仪式和杂交现场,他远远看到被绑在前方的Lynn,在震惊下举步艰难往前移动想救她,但此时却被异教徒的领袖Val抓住压倒在地,这时他再度进入清醒梦中,压在他上方的人变成Jessica,再度回到两人当时嬉闹的场景,当他再次回到现实,四周尸横遍野,以Val为首的异教徒被闯入矿坑的新以西结教派信徒屠杀。

而视Lynn腹中即将临盆的婴儿为异端的新以西结教派信徒对Blake依旧是紧追不舍地追杀,Blake在逃亡途中和大腹便便的Lynn会合一路找路逃出,然而这时他一度将Lynn误以为是Jrssica,还以为自己是和Jessica逃出学校。

最匪夷所思的是外面的天气相当异常,风暴、飞沙走石雷电交加,甚至有雷直接打到地上,相当密集,有如世界末日的光景让人几乎忘了身在何处;这里的异常天象大概就是旅行者笔记里所说的电磁风暴。

结局被巨大太阳吞噬之谜

当Blake抱着Lynn产下的婴儿在破败的村庄继续往前走时,原就大而明显的太阳越变越大,最后发出炙热白光和迎面而来的狂风将Blake整个人吞噬了,这里太像核爆或大规模爆炸的场景了,推测是Murkoff最后将村庄整个夷为平地将所有证据烧个精光,主角Blake自然也就死了。另一种偏意识形态的解释是Blake最后终于发疯了,丧失了最后的心智。

或许是Murkoff认为实验已差不多告尾声,他们已得到想要的数据或成果,又或是认为实验失败这区的实验体尽数发疯失去控制,没有留存的必要,因此启动最后手段开始清理或收尾,对照1代和官漫中的剧情,这类毁尸灭迹的做法是他们相当常采用的方式。

以上这是Murkoff还能控制实验区的情况。

若是情况早已失控,有个说法是可能电塔装置受到电磁风暴袭击或人为疏失,改变了它的输出功率,一开始笔记中受讯号影响的鸟类是行为变的暴力和疯狂交配,并没有死亡,但随着剧情推展,Blake亲眼见到大量鸟类突然从空中坠下死亡,大量鱼类死亡浮出湖面,有可能是实验开始失去控制的征兆。

Murkoff这种实验设施势必需要大量电力,荒山野领若是要从远方好几百英里外牵电相当不符成本效益,本身若是设置一个小型核反应炉长久下来会更适当,而这种结构若是出了差错,或因意外发生无人维护导致分裂失控,就势必引发大规模爆炸。

不管真相是哪一种,都相当适合让接下来的DLC发挥补完内容,这样推敲起来,DLC的主角或许会是设施里面的新进员工,让玩家可以从另一个相反的角度和场所经历整个同样的时间点。

最后Blake被太阳吞噬后又回到学校场景,再次见到Jessica和听到她的充满和平的祈祷,或许可理解为Blake最后总算放下内心深处罪恶感的一种和解,也有可能是人已死亡,再次在另一个世界见到对方。

2代结局让人有很多感触,有种除却巫山不是云,走过千山万水总算放下内心重担,结局对我来说很棒,主角有没有活下来已经不是重点了。最后真的是呼应当初的”Going mad is the only sane thing to do.”,Blake疯了,同时间死亡也得到救赎。

学校场景中的录影档案

虽然全都是杂讯杂音,但看久每支几乎都有出现Murkoff公司的logo,真相不言而喻。而将所有录影档倒放,将会得到正常音档,虽无完整案发过程,但可让玩家一窥当时事件样貌。

婴儿之谜

Lynn逃亡过程中提到婴儿性别为女性,死前对着Blake手捧的婴儿说这里什么也没有,目前只确定Lynn本身虽经历分娩的痛苦但她看不见婴儿,而Blake和Knoth可看见婴儿,此外Blake接生时根本没有剪脐带的动作,婴儿一滑出产道脐带就已是被剪断状态,颇不合理。

首先要排除的是Lynn被Knoth强暴怀孕的可能,其实不管是谁让Lynn怀孕,从时间上来看都不太可能。Blake从昏迷到前往解救Lynn的过程中几乎不吃不喝只睡过一晚,时间上不太可能拖到7到10个月这么长,顶多就是两三天内的事,因此常理认知产生小孩的正常流程可率先排除。

第一种可能:婴儿存在但没有实体。

假设婴儿存在但Lynn看不见,那这就是一个没有实体的婴儿。

Knoth最后的遗言是希望Blake能亲手扼杀那婴儿,他有提到这孩子的力量太强他已无力抗衡来不及在她出生前就扼杀,一个没有实体又拥有强大力量的婴儿,她会是什么样的存在?有可能这个孩子就是类似Walrider的存在吗?

Murkoff利用在巨山精神病院morphogenic engine所造成的副作用—女性产生假孕现象,另外做改良成功透过女体生产出力量强大不需宿主的Walrider,而Blake在第一次和Lynn会合时那段有说已经三个月没和Lynn上床,因此间接说明产出不具实体的进阶版Walrider 2.0过程并不需要经过受精阶段,而这过程刚好和圣经中的圣母玛丽亚童女怀孕生下耶稣不谋而合,这个解释也刚好可以说明为何Lynn可以在短时间内肚子从平坦变成隆起即将临盆。

最耐人寻味的是Blake在最后抱着婴儿走过村庄,看到满地都是受Knoth影响而服毒自杀的村民,说手中这婴儿“She will do everything she was born to do.”,这句话可以有很多解释,留给人相当多想像空间。

第二种可能:婴儿根本不存在。

另一个假设是婴儿不存在,Lynn本身没看见,那这就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婴儿。Lynn和Blake以及Knoth三人均被白光照射过,次数可能Lynn少一些,因她在第一次和Blake会合时就被Val等人带往矿区深处(这样算起来可能只照射过一两次)。怀孕可能就是假孕现象,因不是真的怀孕才能解释短时间内肚子隆起之谜,分娩时的痛楚因微波影响只存在Lynn的脑海中而非肉体上,而Blake到后期已逐渐丧失心智混淆现实与梦境,因此他接生时手中的婴儿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同样也只存在脑海中,Knoth就更没疑问了,他被白光微波讯号的影响时间最久,同样也看的到孩子。

Val性别之谜

不管是文件中熟人对他的称呼,还是第一次见面的印象身材,都是男性,他也写道自己不可能有小孩,因此他的生理性别可确认为男性,然而从他穿着裙子又舔Blake的脸来看,心理认同八成是女性,再加上前期Blake心智还算正常,因此看错机率较低。

然而最后在矿区,吊诡的事出现了,Blake肉眼所见全裸的Val竟然拥有无庸置疑的女体。

这里有相当多模糊的灰色地带,Blake那时陷入半疯狂状态,神智不清下可能见山不是山,包括不可能存在的血雨现象,是否为白光讯号影响,让他眼前所见都是自己脑中所想?且Val那时整身泥也无从判断胸部是否为真,也有可能他自我认同是女性就给自己捏了个泥胸部,且Blake还吸入不知名的粉末,或许是兴奋剂或迷幻药,他眼前所见的景像可能多少都要打上折扣无法百分之百相信。

是男是女或是雌雄同体只有DLC可以解答了,再说Val的日记编号并没有连贯,有可能是之后等DLC才能搜集到。

Jessica死亡之谜

Jessica并没有上吊自杀,神父Loutermilch老师性骚扰她(游戏中暗示Jessica有被强暴),他想从楼梯上方抓住她,Jessica在逃离的过程中因惊吓和恐惧不幸从楼梯上摔下摔断脖子而亡,当然也不排除是Loutermilch推她的可能,之后Loutermilch说服所有人Jessica是上吊自杀死亡,还假造自杀现场。

Blake知道真相但却畏惧Loutermilch而保持沉默,可能那晚他就在现场,在此他儿时的记忆就被错置为Jessica因受到羞辱而上吊自杀,他对此有很深的罪恶感,他潜意识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虽然自己对Jessica的感情并不是爱(只是暧昧),但若自己当时不那么畏缩、不那么唯唯诺诺,在Jessica最害怕时请求他留下陪她时留下,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

游戏一开场在直升机上,摄影时Blake纠正Lynn说不能用谋杀这个字眼,因警方调查说是自杀,就像内心的反射动作和童年的制约反应,只要不说是谋杀,似乎就可以自欺欺人是自杀,心中也不会有如此巨大的罪恶感。

学校中的多手生物

虽然每次出现就会让玩家惊慌失措,但细看此生物的头部,在额角上有和Loutermilch一样的疤痕(胎记?),在Blake被白光影响而开始重回到儿时天主教学校时,不断遇到的生物就是当时内心畏惧的Loutermilch化身,至于为何是长舌头和多只手,大概和性侵这点有关,可能是Blake意识到他对Jessica做了什么而出现的造型。

Jane Doe血中汞含量超标之谜

游戏里有文件说到此地物资短缺,就连写字的纸都要省着用,而Knoth有管道自外界取得盘尼西林好让自己不受此地肆虐的疾病传染,其他没有这些资源的人自然在卫生堪虑杂交横行的情况下,只要一染病便肉体深受折磨,而在没有盘尼西林或青霉素的情况下,人们常会注射汞来治疗梅毒,而这通常会让病人发疯。

或许Jane Doe因为如此血液中才含有汞也说不定。

——本文转自RIP IT OPEN

最后

恐惧源于未知,或许了解了,看待问题的角度也就不一样了。不管你已经通关了《逃生2》,还是购买了却不敢玩,《逃生2》作为登陆 Switch 为数不多的恐怖游戏,都值得你去尝试!但,千万控制好情绪,别摔坏你的NS!

相关